皇庭国际:2020年由盈转亏2.92亿元 2021债务逾期

皇庭国际股票行情

5月17日,皇庭国际封跌停板,当日报收4.04元,涨跌幅-10.02%,成交额3.91亿元,换手率9.94%。
5月18日,皇庭国际一度跌停,当日报收3.87元,涨跌幅-4.21%,成交额1.6亿元,换手率4.65%。
5月20日,皇庭国际一度涨停,当日报收3.90元,涨跌幅4.56%,成交额2.97亿元,换手率8.33%。
5月27日,皇庭国际一度涨停,当日报收4.35元,涨跌幅9.30%,成交额1.88亿元,换手率4.93%。据当日收盘价计算,皇庭国际流通市值为39.31亿元。
2021年6月4日讯,皇庭国际今日盘中一度触及跌停,成交额近2亿元;盘后交易数据显示,三机构席位合计净卖出1840万元。
深交所2021年6月4日交易公开信息显示,皇庭国际因属于当日跌幅偏离值达7%的证券而登上龙虎榜。皇庭国际当日报收3.23元,涨跌幅为-9.78%,偏离值达-10.40%,换手率5.88%,振幅9.22%,成交额1.75亿元。

皇庭国际公司业绩
皇庭国际(SZ 000056)4月28日晚间发布一季度业绩公告称,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约1.91亿元,同比增长25.19%;净利润约256万元,同比下降76.79%;基本每股收益0.002元,同比下降80%。
皇庭国际(SZ 000056)4月23日晚间发布年度业绩报告称,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亏,亏损约2.92亿元,上年同期净利润约4995万元,同比下降684.99%;2020年营业收入约为6.86亿元,同比下降31.24%;基本每股收益亏损0.26元,同比下降750%。
2020年年报显示,皇庭国际的主营业务为物业管理、物业管理、融资租赁服务及其他,占营收比例分别为:54.36%、39.88%、4.53%。
皇庭国际的董事长是郑康豪,男,45岁,中国国籍,硕士学历,曾就读于深圳大学工商管理专业,天津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。 皇庭国际的总经理是刘海波,男,41岁,硕士学历,毕业于哈尔滨商业大学及西北工业大学,获法学学士学位及工商管理硕士学位,获北京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学位。

“卖房还债”,一封问询函逼出皇庭国际家底
四年前,皇庭国际斥资8.35亿元购入位于成都高新区的“泰然·环球时代中心”的近一整栋写字楼,四年后,面对愈发紧迫的债务压力,皇庭国际开始考虑出售当年大手笔购入的写字楼物业。
6月16日,皇庭国际回复了深交所此前下发的问询函,该问询函涉及的问题多达16项。
16个被关注的事项分别是:营业收入、皇庭广场被查封、转让深圳市同心小额再贷款有限公司51%股权、收购深圳市皇庭商务服务有限公司100%股权、业绩补偿款、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、应收账款、非经营性资金、融资租赁款、在建工程、预付款项、营业外收入、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-支付往来款、变更会计师事务所、股东股份被冻结。
皇庭国际一一回复了16个问题后,让外界看到了其捉襟见肘的资金情况,控股股东皇庭集团已经需要通过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的方式,偿还子公司拖欠的债务。
值得注意的是,皇庭国际的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下滑。数据显示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,皇庭国际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250万元、4255万元、-2.349万元,同比分别下滑26.02%、18.96%、652.18%。
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在房地产市场降温的大背景下,商业地产的投资回报率受到冲击,尤其是疫情之下,商业地产面临的挑战比想象中更加严峻。此外,如果没有住宅支撑,主营业务为商业地产的企业会面临压力。
严跃进还表示,后续商业地产应该导入新的业态,关注新的商业零售。此外,主营业务为商业地产的企业在投资拿地的时候应该尽可能匹配住宅,用住宅的销售来支持商业运营。

 

自2010子公司现金流充裕却大肆举债 皇庭国际为何掉进债务黑洞

年以来,十余年的时间里,为了完成皇庭广场装修、开业、偿还前期债务,融发投资至少向近十家金融机构先后累计融资超过130亿元,实际融资也在110亿元以上。
逾期债务高达30亿元,但口袋里的资金却只有不到4000万元。虽手握深圳地标建筑“皇庭广场”,皇庭国际(000056.SZ)还是没能避开债务违约。
皇庭国际日前披露,子公司深圳融发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融发投资”)在中信信托的30亿元贷款因到期后无法续期,被中信信托告上法庭追讨贷款本息,融发投资名下皇庭广场也被一并冻结。
融发投资在中信信托的贷款,今年3月底的余额还有27.5亿元。皇庭国际此前向第一财经表示,正在洽谈其他金融机构,也存在转让皇庭广场的可能。
皇庭广场之于皇庭国际,意义非同小可。截至去年年底,皇庭广场在皇庭国际总资产中的占比接近70%,在净资产中的占比亦接近70%。在上市公司总体亏损的情况下,皇庭广场去年仍实现净利润近7000万元。一旦转让,皇庭国际能盈利的资产将所剩无几。
虽然是上市公司主要利润来源,但皇庭广场自身也是巨大的“吸金黑洞”。2010年以来,融发投资以其装修、项目建设为名,先后融资超过百亿元。在盈利、现金流都不错的情况下,融发投资为何不惜高额成本,也要维持巨额借款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谜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