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0488晨鸣纸业 造纸行业龙头股 禁塑令触发千亿市场需求

数据显示,截至8月12日,在已披露半年报的上市公司中,社保基金现身66家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66只股票中,有16只股票为社保基金新进重仓股,包括利欧股份、晨鸣纸业、东华软件、汤臣倍健、恩华药业等。
晨鸣纸业(01812)公布公司2019年度A股、B股股东权益分派方案,将向全体股东(A股、B股)每10股派1.465828元人民币现金(含税)。
其中,本次权益分派A股股权登记日为2020年8月17日,除权除息日为2020年8月18日。本次权益分派B股最后交易日为2020年8月17日,股权登记日为2020年8月20日,除权除息日为2020年8月18日。

日前,造纸业的龙头企业——晨鸣纸业(000488.SZ)发布了半年度业绩。半年报显示,晨鸣纸业实现营业收入136亿元,同比增长1.88%;实现净利润5.16亿元,同比微增1.88%。
单从这份报告来看,晨鸣纸业在疫情冲击下,营收、净利润还能微增,着实不错。但是如果再详细的分析,《每日财报》注意到,上半年公司业绩微增主要是获得了政府一笔高达7.67亿元的补助。
如果按照扣非净利润来计算的话,晨鸣纸业上半年该项收入同比大幅下滑77.61%,由去年同期的3亿元下滑至今年的6788万元。
事实上,晨鸣纸业近年发展现状不利,频现流动性危机。今年7月份,公司还引入战略投资——东兴战投,来解决公司严重的资金短缺情况,但从半年报的公布的数据来看,杯水车薪。
晨鸣纸业前身为成立于1958年的寿光造纸厂。1987年,寿光造纸厂因连续亏损和1100多万元的负债,处于倒闭边缘。在当时厂长陈永兴的带领下,造纸厂贷款1000多万元进行技术改造,改制后很快实现扭亏为盈。
此后,晨鸣纸业快速发展,创造了令全国造纸行业瞩目的奇迹,有“中国纸业航母”之称,,是全国唯一一家A、B、H三种股票上市公司。单纯的造纸业早已不能满足晨鸣纸业扩张的野心。
近年来,晨鸣纸业逐步走上多元化发展之路,2012年成立海鸣矿业涉足采矿业;2014年发力融资租赁业务;2017年进入房地产行业;2018年收购鸿泰地产。但一连串的动作之后,再加上造纸行业景气度持续波动,晨鸣纸业的资金链开始承压。
单就2019年,晨鸣纸业计提信用减值损失10.34亿元,其中融资租赁款坏账损失就高达5.24亿元。
财报显示,从2014年开始,晨鸣纸业的资产负债率就突破了70%,并在此后居高不下。2019年报显示,其报告期末的负债总额已达到了716.19亿元,尽管数字相较于2018年期末已经有所回落,但其资产负债率依旧高达73.11%。
公司曾对《每日财报》表示,负债率高原因主要是近几年新投资制浆、造纸项目近200亿元,未来无重大项目建设支出,负债率会有所下降。
持续高企的负债也让晨鸣纸业的利息支出居高不下。2019年财报显示,公司利息支出35.7亿元,相较于16.57亿元的净利润,是其两倍有余。
进入2020年,晨鸣纸业资金流紧张情况依旧延续。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,晨鸣纸业总资产为968.49亿元,净资产263.43亿元,总负债705.06亿元,资产负债率72.8%。其中包括流动负债520.5亿元,短期借款371.6亿元。
最新的半年报显示,晨鸣纸业总负债为990.34亿元,总负债727.82亿元,资产负债率73.49%。其中,流动负债569.34亿元,短期借款385.54亿元。
不过对于可用资金情况,公司曾对《每日财报》表示可用资金充足,完全可以应对债务到期。
但根据《每日财报》发现,截至6月末,晨鸣纸业共有货币资金为人民币193.02亿元,其中有187.2亿元已经作为银行承兑票据、信用证、银行借款的保证金以及存款准备金,属于受限现金,能用来偿还上述借款的只有不足6亿元。
或者这才有了近期晨鸣纸业选择不赎回“17鲁晨鸣MTN001”等9只存续债券,虽然暂时缓解了债券方面的压力,但面对紧绷的资金链,巨额的现金缺口,居高不下的负债率,晨鸣纸业未来又在哪里呢?

1 2